小红帽吃大灰

我想看小huang文!很多很多的小huang文!😂

谜之口味第三弹 你看起来强壮又美味

今天的晚餐很合我的口味:粗纤维,结实的口感。
让我不禁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人。
久到我几乎忘了他的样子,只记得他那身豹子一样矫健的肌肉以及他性格里疯牛一般无敌的野蛮。
我曾是他追赶过的猎物,在被他强行拆骨入腹的同时,心中那头野兽也终于冲破栅栏,得到永久的释放。
他告诉我:人应该遵从自己的内心,正视自己的欲望。
在那之后漫长漫长的岁月里,我将这句话奉为人生格言,始终付诸实践。
直到他从我的世界消失的那天,我才发现,欲望是个无底洞怎么填都填不满。
但今天的确是我长久以来得到最大满足的一次。
这个成熟而强壮的猎人,和他一样有着高大的身躯,铁锈红色的粗硬卷发。
当我紧紧搂着他在他耳边喘息,我甚至发现他们都在脖颈上刺了纹身。
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那个人,他后颈上那个廉价如五毛贴纸一样的粉色豹子。
他纹身的品味如同他的人生一样自由而无所谓。
或许我也是他无所谓的人生里追逐过的一个无所谓的角色。
当我终于身心都臣服于他,他却潇洒的同我告别:你自由了,丹尼尔·兰德洛奇。
我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纳皮尔,法克鱿🐙!!!
当然我的想法并没有实现,因为我找到比Fuck更好的办法:Eat up!

就像现在这样,我用锋利的牙齿咬掉猎人颈边的肉:纹着蓝灰色刺青的那一部分。
在欢愉和疼痛双重刺激下,我们一起攀上快乐的最高点!
“马格斯”!他下意识的喊出一个名字,同时滚滚而来的热浪席卷了我的身体。
“是谁呢?”我拨弄他汗湿的红色卷发,从额头开始一路向下亲吻。
我吻着他的嘴唇,从他身体汲取旺盛的生命力,我窥探他的灵魂,挖掘他心底深处的秘密:活了四百年的巫师爱上了傲娇又深柜的猎人。
“真是个bad boy~既然喜欢攀爬男人高耸的山峰,又何必在女人的丛林幽谷里流连?”
我抚摸着他慢慢枯萎的后背,用手指在他逐渐凸显的脊背弹琴。
既然觊觎柜子外头的世界,为何不乖乖钻出来?
可怜的柜子男孩,是不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你才突然觉得你或许也爱着他?
你的马格斯。
如果知道你死了,他会怎样的难过伤心呢?








评论